Category Archives: Article

公投是這麼可怕嗎?

2009/9/3

文章來源:《壹週刊》香江不平這處鳴

李柱銘

“在《基本法》起草期間,北京是完全接受透過公投,來決定特區應否普選。”

為促使中央正視港人對二○一二年雙普選的強烈訴求,社民連早前建議了一個變相舉行公投的五區總辭方案:民主派在特區五個大選區,都派一位議員請辭,然後這五位辭職的議員,再以爭取二○一二年雙普選作為單一政綱,角逐補選。

行文之時,「總辭公投」還在醞釀階段,民主派尚未有定案,但輿論方面,卻有不少反對、潑冷水的聲音,而且據報,「公投」也觸動了北京的神經。因為公投等於全民投票,將一目了然地反映社會支持與否,結果無疑會為管治帶來壓力。更何況,領導人最不希望喚起港人的公投意識,一旦市民接受利用變相公投來反映民意,往後就大有機會在其他議題上,再用同樣方式向政府施壓。所以說,就算民主派鐵定會在補選中落敗,北京也非常抗拒特區進行是次「公投」。

其實,香港社會在○四年也曾就應否公投特區政制發展,掀起廣泛討論,當時之公投建議,除了招致親共人士和報章嚴厲抨擊「搞港獨」,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王振民更指出,由於《基本法》沒有規定公投,因而不可公投。立法會議員如有推動公投的行動,就是「嚴重地違反了誓詞、嚴重地違反《基本法》」。

在此,筆者對公投是否符合《基本法》,暫不作討論,反而欲探討公投一事,是否完全不為中央接受呢?

事實上,公投的概念,曾經出現於一九八九年二月通過的《基本法(草案)》(第二稿),記憶所及,公投是由《基本法》起草委員會政治體制專題小組港方負責人查良鏞提出的。

八八年四月公布的《基本法(草案)徵求意見稿》(第一稿),就特首與立法會的產生辦法,羅列了幾個不同的方案,至於第二稿則只有一個方案,並制定了全面普選的目標。第二稿的附件一、二,詳細列明特首與立法會的產生辦法,以及落實普選的程序,就是必須通過「全體選民投票」(即公投)。

先說特首選舉辦法:在第三任特首任內(○七至一二年),由立法會擬定具體辦法後,通過公投決定是否實行特首普選,而結果必須得到三成以上的選民贊成,方為有效,並從第四任起(一二年)實施。而立法會選舉辦法亦類同:在第四屆立法會任內(○七至一一年),先由立法會擬定具體普選辦法,再交選民公投,同樣,結果須得到三成以上的選民贊成,將從第五屆起(一一年)實施。兩個選舉辦法,「如投票決定不變」,則「每隔十年」可按上述程序「再舉行一次」公投。

後來,《基本法》制定特區回歸首十年的民主框框,雙普選由第二稿設定的一二、一一年,推前至○七年可推行,而修訂程序,就刪除了公投這個步驟。縱然如此,既然有歷史可鑑,公投經草委千錘百煉後,仍得以在第二稿內正式提出,足證北京當時是完全接納以公投的方式,交由港人自行決定特區的民主進程。這絕對是信任人民的表現,何以今天再提公投,北京會這樣抗拒呢?這是否意味中央已不再信任港人呢?

本應由港人自決的政制發展問題,北京不顧民意的一再插手干預,選擇跟人民站在敵對位置,這就是中共達致「和諧」社會的手段嗎?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Article